博雅臥室的枕頭_【有fu版】

在備考暫時沒空產糧,運氣好的話一年後回來

《陰陽師》女蛇卷部分翻譯

因為這部分特別甜所以這邊也發一下好了。如果有需要看第一章的對話翻譯可以評論告訴我,我到時候也可以放上來。

是原著小說《陰陽師女蛇卷》第三章《相對之女》開頭博晴喝酒片段對話的簡單翻譯

【由於擔心有版權問題,這邊不會全文逐字逐句翻譯,翻的是大概內容,想知道一整個故事請耐心等待中文版。日語水平不是很好,有的地方不會很準確,請見諒】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時間為夏末的夜晚,博晴邊喝酒邊看著庭院殘存的螢火蟲發出忽明忽暗的光,博雅有了下面的感歎

博雅:噢……

博雅:還有殘存的【螢火蟲】呢

博雅邊歎著氣邊說,把杯中的酒喝乾

博雅:人的愛慕之情也是這樣的東西吧

晴明:噢……

晴明把原先看著庭院的視線移到了博雅身上

晴明:什麼樣的東西?

博雅:比如說啊,晴明呀,比如說在年輕的時候戀愛,有了喜愛的那個人。那個時候,每天每天,睡覺也好醒著也好,都思慕著那個人,過得難受又苦悶

晴明:嗯

博雅:但是過了二十年、三十年,兩個人的年歲都增長了,時常有些人喜歡的人也死亡了,這時候就會有那麼一天忘記思慕喜歡的人,在不知道的時候,一天、兩天,忘記的時間越來越多,等反應過來的時候,連那個人都幾乎要忘掉了。

晴明:嗯

博雅:但是,等以為自己已經忘記了的那個時候,比如說在今天這樣的晚上,突然間就產生了懷念那個人的感情。啊,說起來,原來我也會有這麼想那個人的時候啊,這樣。剛好,就像那些螢火蟲一樣……

晴明:已經有那樣的人了嗎,博雅

晴明這麼說,嘴角浮現出微笑。

博雅:不,不是。不是說我,我從一開始不是就說了比如說嗎?正是為了讓你不會說這樣的話,我才注意要加上比如說——

晴明:嘛,原來還有這種事啊,博雅——

博雅拿起外廊的酒杯,將剛倒好的酒喝干

博雅:不要嘲笑我,晴明

晴明:不,我沒有嘲笑你那種事

博雅:不,你那個眼神,就是在嘲笑我

晴明:不是嘲笑,是因為喜歡這樣的你,才會變成這樣的眼神啊,博雅——【這裡的愛しい詞典上的翻譯其實是可愛,但是在這個語境下可以翻譯為喜歡,因為前文博雅舉的例子中也是用愛しいお方代表喜歡的人】

博雅:什麼?

晴明:不要讓我將同樣的話說兩次呀

晴明將視線從博雅身上偏到庭院。

评论

热度(14)
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